首页  »  小说专区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[对姐姐男友做情色测验---郁琪][作者:aaa878712
[对姐姐男友做情色测验---郁琪][作者:aaa878712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亚洲AV电影站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字数:833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郁琪,我,20岁。

  小儒哥,姊姊的男友,32岁。

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首先,我先自我介绍,我叫郁琪,上个月刚满20岁,目前就读大学二年级。
  现在有个交往两年,感情十分稳定的男友阿凯。

  阿凯是我的同班同学,他为人相当的老实、木纳,外型文质彬彬,属於瘦高型的男孩。

  我们交往了两年多,许多人好奇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过性行为。

  我的答案是——没有。

  正因为阿凯的个性相当的内向,所以交往了两年多都不曾对我提出性要求。
  而我自然也不会主动提出。

  曾经,就在上个月我生日的隔天,我们偷偷摸摸地到了宾馆,想偷嚐禁果。
  这是我们第一次距离性爱这么近。

                [01]

  我们两人抚摸了对方的身体良久,阿凯的生殖器也充血起来。

  听人家说做爱是相当舒服的,可是正当阿凯将他的生殖器轻轻塞进我阴道口时。

  我大叫了,那个撕裂般的疼痛感使我尖叫,阿凯也是第一次性交,他吓得赶紧将生殖器移开。

  阿凯紧张的问:[ 郁琪,怎,,怎么了?]

  我:[ 啊……好痛……好痛喔……好痛……好痛……]

  阿凯:[ 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弄疼你了……]

  我:[ 好痛……好痛……我们不要做了好不好……我好痛……]

  我落下了痛苦的眼泪,嘴里哽咽着发出呜呜呜的哭声,贴心的阿凯见我落泪,也不舍的摸了摸我。

  阿凯:[ 好……好……我们不做了……还疼吗?]

  正因为如此,贴心的阿凯没有再对我的神秘地带开发。

  经过了一个月前那次痛楚,阿凯也不曾在向我提起性需求。

  所以我自今,也还保持着处女之身,而阿凯也是,他依旧保持处男之身。
     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我还有两个姐姐,一个叫做佳琪,一个叫做佩琪。

  佩琪是二姐,今年22岁,正读大学四年级。

  这次的故事是大姊佳琪要结婚了,而这却开始了我一连串的梦靥。

  佳琪姊大学毕业了两年多,今年25岁,她的男友小儒哥,是这次故事的主角。

  他是大姊工作的同事,交往了一年左右,和我们全家感情都相当不错。
  某天,大姊和二姐在房里聊得开心。

  两人聊到了男友的诚信问题,女人嘛,你一言我一语的。

  他们讨论着自己的男朋友,也聊到了大姐结婚后,会不会怕第三者的出现。
  大姊相当有自信地说:[ 不可能啦,小儒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]

  二姐开玩笑地调侃她:[ 难讲喔,说不定现在就常常有外遇,只是你不知道吧]

  大姊:[ 少说我了,你就顾好自己男朋友吧,不用担心我了!]

  大姊、二姐笑得正开心时,我刚洗好澡进到了房内。

  我:[ 你们笑什么笑那么开心?讲给我听听好嘛?]

  二姐:[ 在聊大姊的男友,不知道会不会背着姊姊偷吃]

  我:[ 我觉得不会呢,他每次到我们家都好有礼貌,我也很喜欢他呢]
  大姊:[ 看吧,还是有人跟我同一国的]

  二姊:[ 不然……我们来做个实验如何]

  大姊:[ 实验什么?]

  二姊:[ 试试看你男友在遇到美色时的反应要嘛?]

  大姊:[ 好啊,真金不怕火炼,怎么试?]

  二姊:[ 看我们郁琪妹妹如此可爱,就让她去色诱未来姊夫吧]

                [02]

  我:[ 不好吧……]

  二姊:[ 为了大姊的幸福,你就帮帮忙吧]

  我:[ 好嘛……,,那要怎么做?]

  接着,大姊、二姊讨论着要如何进行,我也在一旁听着他们讲。

  我们三人讨论的热烈,我也相当兴奋地计画着,感觉起来很好玩。
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当天是这样的。

  那是一个假日,大姊因为要和朋友出门两天一夜的旅游,但电脑正好坏了。
  他请小儒哥来家里帮他修,并且交代他,我和二姊在家,到时后直接按门铃,我们会帮他开门。

  过程如下,由我陪小儒哥在大姊房间修电脑,而我的任务就是要迷惑小儒哥,看他会不会中计。

  另外,我们在房间摆放了另一台的笔记型电脑。

  笔电的视讯镜头是开着的,而二姊就在隔壁房间透过网路监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。

  这点也可以预防小儒哥真的对我乱来以后,可以马上救我。
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[ 叮咚、叮咚、叮咚] ,门铃响了,我赶紧跑去开门。

  小儒:[ 郁琪,你大姊要我来修电脑]

  我:[ 嗯,嗯,我知道,大姊有交代,请进]

  小儒:[ 伯父、伯母不在啊?]

  我:[ 对啊,全家人都出门了,只剩我顾家]

  其实还有二姊在家,但为了等等的计画,我只好骗了小儒哥。

  到了房间以后,

  小儒哥在修理大姊的电脑,而我在一旁利用另一台笔电逛着网拍。

  小儒:[ 又在看网拍啦?女人就是有无穷的购物欲]

  我:[ 是啊,看这包包,好漂亮呢]

  小儒哥笑了笑,没理会我,他继续操作着姊姊的电脑。

  此时的我,脱下了小外套,只穿着一件单薄的T恤。

  在此之前,我还特地抹上了甜甜的香水,外套一脱,一阵香味扑向小儒哥。
  小儒:[ 好香呢,不过,穿那么少小心着凉]

  他讲完话以后,继续操作着姊的电脑,我心想,看来小儒哥是正人君子。
  我:[ 小儒哥,这好好看喔,买这给我好不好?]

  小儒:[ 这个问题可难倒我了,叫你姊买吧,我的存摺都给你姊保管着]
  我:[ 买给我嘛……未来姊夫……]

  小儒:[ 别难为我了,我只是来帮你姊修电脑]

  接着我跑到了小儒哥的身后,轻轻的拉着他的手臂撒娇。

  我:[ 那我当你的小女朋友,你买给我嘛……买嘛……买嘛……]

  小儒:[ 什么叫做小女朋友?]

  我:[ 我在网路上看到很多女生都可以为了买东西,然后做老伯伯的小女朋友啊]

  小儒:[ 郁琪,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你知道他们在干嘛?]
  我:[ 知道啊,你买给我,你想干嘛我就干嘛……]

  小儒哥的脸色转为不悦,[ 郁琪,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,怎么可以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这么做?]

  小儒哥继续训话:[ 那些人的价值观是不对的,你千万不可以出去做这种事]

                [03]

  我:[ 好嘛,好嘛……不买就不买,生什么气……]

  小儒哥:[ 今天的事,我不会告诉你姊,以后不准再这样]

  我心想,[ 嗯……这男人可以当我姊夫了,恭喜姊姊了]

  我露出了一点微笑,接着就假装继续看着网拍,并且对着视讯镜头开心地眨了眨眼。

  然后悄悄地用及时通和隔壁的二姊说:[ 小儒哥通过测验,可以当我们的姊夫了]

  二姐回:[ 我知道,我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]

  过了一会儿,小儒哥说话了:[ 修好了,只是显示卡松掉而已]

  我:[ 嗯嗯,好,小儒哥,谢谢,我帮你开门]

  到了门口以后,小儒哥说:[ 郁琪,不好意思刚刚凶你]

  我:[ 没关系啦,其实……]

  本来想跟小儒哥说今天的事,是我们在测试他,但我没勇气说出口。

  小儒:[ 怎么了嘛?]

  我:[ 没事……我也不好意思,对你提出那种要求]

  小儒:[ 走吧,那个包包我送你,当作跟你赔礼,希望你不要到外面做出卖身体的事]

  天哪,我这未来姊夫可真是大好人,想不到教训完我以后,还肯买东西送我。
  於是,他带着我到了百货公司,挑了一个我想要的包包给我,然后又载着我到外头餐厅吃饭。
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途中,我们有些尴尬,因为刚刚的事,我一直没跟小儒哥说是一场阴谋。
  而路上,二姐又打电话来问我在哪。

  我回二姊:[ 没事了啦,姊夫带我出去吃个东西,等等就回去了]

  二姊:[ 嘻嘻嘻,郁琪,你刚刚的样子真淫荡……嘻嘻嘻嘻嘻嘻]

  我:[ 哼,回去再聊了,我先跟姊夫吃个饭,掰掰]

  二姊:[ 好,我电话快没电了,等等我要跟朋友出门一下,掰掰]

  姊夫:[ 二姊打来?]

  我:[ 嗯,她刚回到家,发现我不在所以打来]

  回家的途中,我和小儒哥没有太多的话,我还不停地回想今天修电脑时的情景。

  等等回到家后,一定要看看录影画面,想必相当好玩。

  不过,因为有今天的事件以后,我相信这个男人是值得姊姊託付终生的人。
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小儒哥开着车,我坐在一旁。

  正当我还为姊姊开心时,忽然,车子转进了一个地方。

  小儒:[ 小姐,给我一间房间,休息三小时]

  我:[ 小……小儒哥……这是干嘛?]

  我相当的紧张,因为车子开进了一间汽车旅馆,

  小儒:[ 我刚刚骂完你后,想了想,好像没搞过那么幼齿的,更何况你又愿意]

  我听见这话,两手直冒冷汗,不会吧,该不会弄假成真了。

  我赶紧拨了二姊的电话,又打回家里。

  二姐刚刚才说手机要没电了,家里又没人在,这事我也不敢告诉爸妈。
  怎么办?怎么办?我该如何是好?

  姊夫停好车,搂着我上了二楼的房间了,我的手微微的颤抖,内心的焦急谁又知道,

  一个不小心手机居然掉下了楼梯摔坏了,我连最后求救的机会都没了。
  我:[ 小儒哥……可不可以不要……我后悔了……]

  小儒冷冷的说了一句:[ 东西都买了,你现在才跟我说后悔?]

  我:[ 对不起……可不可以不要了……不要啊……]

  小儒:[ 看我的老二都给你给搞大了,现在就算强奸我也要得到你]
  小儒来抓住了我,并把我拖到了床上,我再怎么用力挣扎也是没用。

  我吓的大叫:[ 不……不要过来啊……]

  [ 不要……妈妈救命阿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呜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]
  我紧闭着双眼,忍受着这一切,小儒正用他噁心肥大的舌头舔着我的脸庞,
  我的耳朵、我的粉颈,全都布满了这个未来姊夫的口水。

                [04]

  我:[ 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]
  他开始强吻我,还用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的翻搅,我正在交往纯情的男友阿凯。
  我们交往两个多月才开始接吻,想不到这浪漫的吻就这样被丑陋噁心的色狼简单夺走。

  我:[ 呜呜呜呜……救命啊……,妈……,姊姊……,救我……救我……]
  小儒:[ 别叫了,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,等你妈妈姊姊发现你的时候,我已经不知道上你多少次了,省省力气吧]

  小儒一手拉住了我的手臂,一手伸手摸进了我的T恤里,他无情地搓揉着我的胸部。

  这是除了一个月前,我男友阿凯摸过一次以外,第二个男人如此触碰我的胸部。

  小儒:[ 乳头还是粉色的呢,保养得还不错,可惜真的太小了]

  我:[ 拜託你……快住手……]

  小儒:[ 你们姐妹的胸部都好大好饱满啊!让姐夫嚐嚐!]

  说完小儒马上将嘴靠过来,用口含着我的右边乳头。

  并用的舌头在我的乳头及乳晕上灵活地来回地打圈。

  我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,这也才第二次在男人面前裸露胸部。

  更别说是让一个情场老手亲吻自己的胸部。

  小儒双手用力地将我的奶子挤到他的脸颊,他边舔我的乳头双手边用力抓揉我的奶子。

  小儒:[ 当你男朋友真爽!可以玩得相当过瘾!]

  我全身发抖,不停地求饶:[ 小儒哥……求你住手……我会当做任何事都没有发生……]

  小儒:[ 等我操了你,拍几张照片,你也会当作没有发生的]

  我:[ 啊……,不要啊……,呜呜呜呜呜……,]

  它轻轻碰触着我光滑的皮肤,从侧面腋下到那迷死人的小蛮腰,从背部脊髓到可爱的小小臀部,

  两只手正有计划的侵袭着我的身体。

  再来,小儒的右手用大拇指和食指左右分开我两瓣湿润的阴唇。

  他的将他的手指用力插入我未经人事的阴道,我顿时留下泪来,不停的哭着。
  [ 不……拿开……,不……救命啊……,啊……,好痛……,好痛……,,]

  他的手指才刚放进了一半,我就痛的大叫:[ 啊……不……住手……我受不了啊……]

  当小儒将他的手指完全放进我的阴道时,我已经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。
                [05]

  小儒:[ 小淫娃,只是手指就叫成这样?]

  我:[ 好痛……好痛……呜呜呜……好痛……呜呜呜……]

  小儒:[ 怎么会这样呢?郁琪……你该不会还是处女吧]

  我点点头,[ 嗯……嗯……,求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]

  小儒丝毫没有怜悯之心,得知我是处女以后反而更兴奋。

  小儒:[ 不要钱的处女,让我赚到了,我要搞死你这小处女,好多水啊]
  我:[ 呜呜呜呜……]

  为何我会沦落到如此地步,让他这样糟蹋自己。

  我恨,我保存了20年的处女之身,竟然会在被强奸的情况下丢了。

  我恨我的二姊,就是她想出来的点子,为什么,为什么不救我。

  但是现在的肉体刺激并不允许我能多加思考,我继续忍受着眼前这头飢渴的野兽侵犯。

  我:[ 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呜……,]

  接着,他把我扶着放在床上,开始用舌头在我小腹的位置游移。

  顺着身子往下舔,我呼喊声愈来愈弱,我快不行了。

  小儒哥又从脚踝开始一路往上舔,当舔到大腿跟部时,他用力把我白细匀称的大腿分开。

  他的舌尖一尺一壑的向我的外阴部慢慢舔去。

  这感觉酸痒难耐,我紧闭着双眼抱着枕头,这动作是如此的尴尬、羞涩。
  我:[ 啊……不要这样舔……不要啊……]

  他伸出灵巧的舌片,整个覆盖在我的阴部,再用舌尖由下往上。

  从肛门、会阴、阴道口、到阴核一路狠狠的用力一扫。

  他的舌头来回在我阴部内外钻弄,时而轻餟,时而重舔。

  经过十分钟左右,我的腿部开始颤抖,腹部僵硬,下巴极力的上扬,经过一阵颤动之后。

  我突然觉得身子有股热液往外流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,我一直打着寒颤。
  小儒:[ 泄身了……泄身了……小淫娃泄身了……]

  他张开口吸允着我体内流出的秘液。

  小儒:[ 处女的汁液真香甜,今天老子真得赚翻了,买了个包包搞上了处女]

  我:[ 小儒哥……求你停止……]

  小儒听到我的哭声,淫笑道:[ 等等有得爽了……一开始是你自己诱惑我的,怨不得人]

                [06]

  我痛苦的不停,小儒把他的大肉棒掏了出来,抓着我的头发并命令我帮他口交。

  他的阴茎都好黑好噁心,我忍受着恶臭,抗拒地推挤噁心腥臭的龟头,反而让他更兴奋。

  小儒按着我的头:[ 我受不了啦,你实在一脸欠人干……给我乖乖地吃]
  我带着泪水,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,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。
  接着,他开始一下一下狠狠的抽,就在我的嘴里进出。

  并对我说:[ 你的嘴也真小,我被你含的好舒服!]

  我对於口中肮髒的阴茎感到阵阵作呕,可是我怕这男人在自己的嘴里得不到满足。

  就会把自己强奸,一想到粗大的阴茎会插破的阴道,我就会感到浑身发凉,希望这个噩梦赶快结束。

  这是我也是我的第一次口交,我作梦也没想到会有男人的生殖器塞进了我的嘴里。

  [ 阿凯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我是被人强奸的……,,]

  我的心里想到了体贴的男友,一个月前,他舍不得让我痛,忍住了性欲。
  而如今的我,却被一个噁心的男人折磨着。

  这男人不只要强奸我的小穴,甚至连我的嘴都被征服了。

  我吐出了小儒的生殖器,不停地哭、不停地哭,想逃避小儒的阴茎。

  这时小儒说:[ 好!我看你也够湿了。]

  小儒抓者我的双脚,我害怕的双脚乱踢,但我的力气哪是眼前这野兽的对手。
  我被他制伏了,他说:[ 来吧,该好好享受我的老二了] ,他分开我的双脚。

  握着自己阴茎顶住我湿淋淋的可怜嫩唇。

  我大力的摇摇头,对他进行最后的哀求:[ 拜託你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啊……]

  小儒:[ 郁琪,你可要记得我,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]

  我:[ 不要啊……呜呜呜呜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呜呜……]

  我泪流满面的推着小儒的身体,但我没有丝毫力量能够推开小儒的身躯。
  他趁我无力抵抗时,双手用力拉开我的双腿,令小穴极力张开,屁股一用力。
  整根粗大的鸡巴完全插入,

  [ 啊!不要,不……,好,,好痛……不要……那边……会坏掉啊……]
  小儒暂时停止下来,抬头看着流着眼泪的我,

  小儒:[ 我庆幸能够玩到这么漂亮清纯的美女,而且还是个处女呢!真是有福气了!]

  我:[ 呜呜呜呜……,好痛……真的好痛……快死了……快死了……]
  小儒慢慢的抽动了他的生殖器,这可令我痛苦万分。

  我的阴道受到他悽惨的蹂躏,身体好像完全变成了发泄性欲的性器官了。
                [07]

  这一刻,我20年的贞操完全的被夺走了。

  一个噁心的男人,抢先了我男友一步。

  他是我未来的姊夫,也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男人。

  我不断的哭泣,他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冲破我的处子之身。

  [ 我的男友,阿凯,我对不起你……当初你怕我痛……舍不得上我……如今……这男人不顾我死活的操我……,阿凯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,,]
  小儒无比粗暴的动作,将我慢慢的推向痛苦的巅峰。

  噁心的阴茎在阴道里,更像是有一根又热又烫的钢棒在里面进出着。

  小儒把他的臭嘴亲向我的嘴巴并用他的舌头,跟我的舌头缠连在一起。
  当时的我十分的难过,怨恨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幸,而小儒一脸猥亵的脸,更让我感到噁心。

  小儒也越插越大力。阴道内原先的痛楚更深了个身体也瘫软了下去。

  每一次冲击都直逼我的子宫口,每一次冲击都带出处女的鲜血。

  我忍不住抓者小儒的手哭者说:[ 求求你不要在干我了]

  而小儒彷彿是故意似的越来越大力,愈来愈大力,

  我不停的哭喊者。他还一边用淫秽的口吻说:[ 这小淫娃夹的我好紧啊!真爽!]

  [ 还是在室的,干起来真爽,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,你要永远记得我]
  小儒:[ 以后我跟你姊结婚后,你也别叫我姊夫了,改叫丈夫吧]

  他抓紧了我的腰用力抽送,我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大声哭叫:

  [ 停……停啊……,好痛……,呜呜呜……,停啊……]

  每当他一用力顶进我的里面,就有一阵强烈的羞耻和痛苦刺激着我。

  不久后,在肉棒强烈撞击下,我感到一股热流突然从阴道深处涌出。

  我:[ 啊……] ,阴壁抽搐着紧紧吸住小儒的肉棒。

  在我体内的肉棒也传来阵阵跳动。

  小儒:[ 好爽啊……好紧……夹得好紧……]

  就这样连续抽插了几分钟,我高潮了,小穴不停的收缩。

  连带使得小儒的鸡巴一阵肉紧,鸡巴有点想射感觉。

  他赶紧加快速度的说:[ 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]

  我一听,连忙叫道:[ 不可以……,你没有戴保险套……不可以啊……,]
  我哭着说,突然一哆嗦,一道道炽热、粘稠的乳白色液体激射而出,重重地贯进我的阴道深处。

  我惊叫:[ 快……快……拔出去……会生孩子……,啊啊……,]

  小儒:[ 乎……乎……好爽啊……,内射真爽……乎……]

  我:[ 禽兽……禽兽……会生孩子的……呜呜呜呜……]

  小儒:[ 郁琪,操你比操你姊还爽,你姊还不肯让我内射,想不到先射了他妹!]

  小儒发泄之后无力地倒在我身上,喘息良久后,才依依不舍离开我身子。
  这是我第一次性爱,加上是被强奸,我的阴道是又红又肿,我躺在床上饮泣痛哭。

  我躺在床上痛哭,[ 为什么……啊……,,啊……为什么……,,]
  另外,我的私处附近,只见白色布料染了鲜红,还沾黏着乳白色精液,床单也湿了一大片。

  这些印记,是我痛苦初夜的殇痕。

  我无力的倒在床上,想着从二姊计画开始,我都没想到有这一步。

  我好后悔,我好后悔,我的第一次就在强奸下结束。

  最可怜的还是最保护我的人,我的男友阿凯,我要怎么面对他,

  他帮我保存的第一次,已经被别人给拿走了。

  他怜香惜玉的结果,换到的是自己女友只剩残破的躯体。

  小儒拿出了他的手机,快门按了数十下。

  我:[ 贱人,你在干嘛?不要拍……不要拍……可不可以,,可不可以留下一点自尊给我……]

  小儒依然不理我的哀求。

  我:[ 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,呜呜呜呜]

  小儒:[ 相信这些照片你不想给人知道吧,以后的日子,我会常常照顾你]
  我:[ 啊……呜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你这禽兽……禽兽……]

  小儒:[ 郁琪来吧,还有两个小时,我还没玩够本]

  我想逃脱,可是却没有办法,只能无奈的屈从於命运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  [08]

  小儒的欲火已经无法遏止,他的阴茎早已无法等待。

  他紧紧抓住我的腰,向后一拉,坚硬如铁的阴茎便直挺挺的插入了我带血的阴道。

  由於刚刚被疯狂抽插的阴道已经有几处流血的伤处,再加上角度的原因,当插入时。

  我已痛的无法忍受。

  我大声惨叫: [啊……,不要啊……]

  可是这禽兽哪管我的死活,在我痛苦的呻吟声中,他更加兴奋,更用力的抽插,

  那粗大的阴茎让我痛苦万分。

  我几乎无法忍受,开始狂哭,这让他更加用力的去蹂躏。

  青筋暴胀的阴茎每次抽出都沾满白色的黏液和处女的鲜血。

  我:[ 阴道有很多伤口……不能在做了……不能在做了]

  小儒:[ 那我换插你的屁眼好嘛?]

  由於我阴道的痛楚已经使我受不了了,我便答应他的要求。

  这天,直到宾馆的休息时间,三个小时到了,他才肯放过我。

  我全身上下可以插的洞,他都没有保留,我的每一个穴里,他都是第一个入侵着。

  毫不留下任何一点甜头给我男友,阿凯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回程的路上,小儒哥接到一通电话。

  似乎是大姊打给他的,大姊的口气相当开心。

  大姊:[ 听说你通过了我两个妹妹出的测验,嘻嘻嘻,果然没有看错你]
  小儒:[ 嗯……老婆注意安全……]

  在一旁的我,身体里面还残留着大姊男友的精液,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。
  那天,

  大姊的男友通过了我们家的情色考验。

  而我,却坠入了地狱的深渊。

  他拿着照片威胁我,与我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性交。

  自从那次,他莫名其妙的跟我们家关系愈变愈好。

  甚至自由出入我们家,当然,还有我房间。

  他趁着大家不注意时,吃我豆腐,甚至上我。

                [09]

  最后,他娶了大姊,他等於娶了两个老婆。

  当大姊怀孕六个月时,我发现,我也怀孕了。

  才大学二年级的我,背着家人、背着男友拿掉了孩子。

  我的男友,依然是阿凯,那个到现在和我交往三年的男孩。

  不曾上过我,也不知道我早已不是处女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
    我们不生产AV,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亚洲AV电影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 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